重庆:建筑基层建议用“三个优先”激活乡村资源

实施乡村(乡村是指乡村地区人类各种形式的居住场所(即村落或乡村聚落),乡村一般风景宜人,空气清新,较适合人群居住,民风淳朴。实施乡村(乡村是指乡村地区人类各种形式的居住场所(即村落或乡村聚落),乡村一般风景宜人,空气清新,较适合人群居住,民风淳朴。)(乡村是指乡村地区人类各种形式的居住场所(即村落或乡村聚落),乡村一般风景宜人,空气清新,较适合人群居住,民风淳朴。)(乡村是指乡村地区人类各种形式的居住场所(即村落或乡村聚落),乡村一般风景宜人,空气清新,较适合人群居住,民风淳朴。)振兴战略(战略(strategy)一词最早是军事方面的概念。战略的特征是发现智谋的纲领。在西方,“strategy”一词源于希腊语“strategos”,意为军事将领、地方行政长官。后来演变成军事术语,指军事将领指挥军队作战的谋略。在中国,战略一词历史久远,“战”指战争,略指“谋略”“施诈”。),全市各地已全面展开,各区县也先后启动了一批示范乡村。

  连日来,重庆日报记者先后深入到我市的30多个镇村采访,就如何激活乡村资源,加快乡村振兴进行调研采访时,一些

建筑建筑建筑基层

的同志根据实践的情况,提出了“三个优先”的建议。

  总体布局中产业要优先

  “科学有序推动乡村产业、人才、文化、生态和组织振兴,要强化规划引领。”九龙坡区金凤镇党委书记周文扬说,在规划先行,总体布局这“五个振兴”中,产业一定要优先。

  周文扬说,只有产业兴旺起来,农村的人气才能重新集聚起来,各方面的人才也才能被产业吸引“下乡”,各方面的资源才能被激活。

  据介绍,金凤镇作为九龙坡区的示范镇,制定了“九凤都市休闲谷、虎峰白鹤海兰九凤生态旅游文化走廊”的产业发展规划。围绕这一规划,首先实施农旅融合的产业项目。目前,这一产业规划已开始吸引城市资本、乡村本土人才参与进来。

  九凤村的柯昌勇是一位复退军人,他被村里制定的民宿产业发展规划所吸引,返乡创业,将自己家房屋的外部环境和内部设施全部重新改造,建成了接待游客的民宿。

  “产业优先,还吸引了城市资本到农村来,将农民闲置农房利用起来。”周文扬说,农民将闲置的房屋租给城市资本投资者,每年有三四万元的收入。而这些闲置、破旧的农房被投资者改造后,不仅成了一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民宿旅游产业,还改变了农村的村容村貌。

  产业优先引领乡村的人才、文化等的振兴,在沙坪坝区启动的示范村——曾家镇虎峰山村也得到了证实。

  该村针对自身的区位和生态资源等优势,制定了以文化为内涵的农旅、文旅融合产业发展规划。目前,这一产业发展规划已发挥了吸引城市投资、激活文化资源等作用。

  李居福、李居华等4户村民的房屋在虎峰山村的山腰上。由于他们搬迁到城镇里居住,这山上的农房,已闲置多年。

  在乡村振兴行动中,镇里把重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江永亭等3位投资者引进来,把这4户村民破烂不堪的闲置农房租过来,重新整治建成了一座“界外美术馆”。在这座美术馆里,有利用农房布置的美术展览室,有为游客服务的餐饮,还有接待游客的民宿,搞起了融艺术和生态观光为一体的乡村旅游。

  目前,虎峰山村的闲置农房已吸引了众多城市资本:重庆大学一位教授租用闲置农房,建起艺术工作室;引进“豆豆妹”茶艺,利用闲置农房开起茶艺休闲室;一位川美研究生毕业的美术家租用闲置农房,建起美术工作室;北京的一位文化投资者利用闲置的农房,建成“7101田园艺术体验基地”……

  而这优先发展的农旅、文旅融合产业,还整合起相关资源,围绕这些产业来加强基础设施等建设。如沙坪坝区交委,在帮助村里改善交通设施时,就围绕产业,修建了产业大道等。

  产业振兴中生态要优先

  “产业的振兴中,要把生态放在优先的位置。”璧山区示范镇之一的福禄镇镇长马安利说,“我们产业振兴的重点是农旅融合,而好山好水好产品,则是振兴这一产业的基础条件。”

  马安利说,现在镇里首先要解决生态环保问题。目前,全镇有53口、近千亩的养鱼池的水受到污染,是劣五类水质,境内的梅江河水质也受到污染。在梅江河两岸,还有养殖场的粪水对土壤、水环境造成污染。

  “这些污染源如果不进行治理,将严重影响到镇域内的生态环境,制约农旅融合产业的发展。”马安利说,因此,镇里把生态治理放到了首位。

  福禄镇首先对53座有污染的养鱼池进行整治,将所有的肥水养鱼设施拆除,恢复到白水养鱼方式上来。在对梅江河的整治中,也将投入1000多万元,对河堤、水质等进行全面治理。此外,所有对土壤和水环境有污染的规模养殖场,也在进行整治。

  “生态优先能够起到集聚各类资源要素的作用。”马安利说,目前,镇里以生态治理为先的环境,吸引了一批投资农旅融合产业的城市资本落地,围绕“百年橘乡”,发展农旅融合的产业。

  激活资源中改革要优先

  “乡村振兴中,需要将农村的土地、人才、集体资产、金融等资源激活。”合川区农委副主任吴从楷说,“在激活资源中,需要改革优先。因而,合川在启动的示范乡村中,把深化农村改革,激活沉睡资源,放在了优先的位置。”

  云门街道铁家村,是合川区的示范村。村党支部书记蒙进荣介绍,全村因农民全家外出务工经商,导致40%左右的农房空置,闲置的土地有400余亩。

  “乡村振兴中需要发展产业增加农民收入,需要发展集体经济。”蒙进荣说,而这些闲置的资源,正是发展产业,发展集体经济的生产要素。因此,只要把这些资源激活,就能形成生产力。

  “利用相关政策,深化改革。”蒙进荣说,在区里的支持下,目前村里正在通过改革,激活集体建设用地和农村宅基地等资源,增加农民收入,发展集体经济。

  据介绍,铁家村的改革,是在不突破国家相关土地法规的前提下,由区国土部门参与,进行落实宅基地和承包地集体所有权,探索由集体经济组织通过规范的民主程序,协商有偿回收闲置宅基地使用权(含农房)和承包地承包经营权,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。

  与此同时,通过村规划编制,在控制农村建设用地总量、不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的前提下,科学划分生态、生产、生活空间,实现城乡规划融合发展。并通过年度计划指标、村庄整治和宅基地整理等节约的建设用地,保障农业产业基地建设、农产品加工、休闲农业、乡村旅游等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用地。

  在这一改革过程中,集体经济组织则以地入股,与社会资本共办企业,壮大集体经济收入。

  “我们已引进重庆千瑞食品有限公司、重庆朝天门食品有限公司进来,村集体以建设用地入股,合作办企业。”蒙进荣说。

  “目前,中央和市里已经出台的深化农村改革措施不少,这些改革涉及土地制度、乡土人才、项目资金整合等。”吴从楷说,“如果把这些改革的政策措施吃透了,大胆地进行改革,不仅能够激活农村沉睡的资源,还将形成推进乡村振兴的强大动力。”

标签: